曲蕊马蓝属

扎西啦为人坦诚厚道
更新时间:2019-09-17 13:15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索朗白姆的几个舅舅、妹妹、还有堂兄察雅活佛等,在印度、澳大利亚、瑞士等国定居多年。近年来也经常回国探亲,他们每次回来,都深有感触地说:西藏变了!拉萨变了!变的更加漂亮了!他们每次到北京,都给这个原本就很喜庆的家庭增加了热闹气氛。有些亲戚邀请索朗白姆去国外,索朗白姆想:国外虽好,但总不是自己的家。我的家在中国,我的事业在中国。

  我正坐在语言室里默默地想着,索朗白姆结束了教学,亲热地坐到我的身边,一再用略带藏味的口语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让你久等了。”于是,我们就谈起了她的家庭和她自己。人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可是我们两个女人在一起,也是热热闹闹的,无话不谈,真是一幕接着一幕,采访进行得愉快而又亲切。她是一个平凡的藏族妇女,同时又是一个很不简单的藏族妇女。

  现在,临近退休年龄的索朗白姆,依然奋进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还是那么认真如初。这些年来,她相继给十几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上过课,其中包括日本、美国、英国、韩国等国的专家学者。索朗白姆说:“在有限的工作时间里,把我的一技之长用于对外文化交流,把藏族人民的语言毫无保留的传播给中外学者,传播给世界人民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

  我们到拉萨后不久,西藏就和平解放了。解放军在拉萨办起了新兴的小学、中学,我们姐弟几个都报名上学读书,先是拉萨小学,后是拉萨中学,既学藏语又学汉语。不久西藏的第一支女子篮球队成立了,我被选拔为女篮队员。随后与西藏女篮到成都、北京集训。第一次到祖国内地,一切都新鲜,我没有想到祖国有这样大,这样富强!特别有感触的是,那时候,北京各行各业的人态度都特别好,对少数民族既热情又尊重。1959年我参加了第一次全国运动会,成为国家级运动员,这次运动会改变了我的人生旅程,从此我便和体育结了缘。

  德钦央宗很喜欢空姐这个职业,为此她还在努力学习各类专业知识呢!现在,她正在学习韩国会话,而且能在飞机上用韩国语进行播音了。德央是中国第一代藏族空中小姐,这个盛开在国际航线上的格桑梅朵,是母亲的骄傲,提起女儿,索朗白姆的脸上总是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
  现在,扎西尼玛是民族画报社党委书记兼副社长,是个不小的官呢,在摄影方面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,成了名人。不过,在索朗白姆的眼里,他还是一个时时刻刻需要关心照顾的“老头儿”。唱歌和饮酒是扎西尼玛的两大业余爱好,来自青海草原的扎西尼玛有着一副天生的好歌喉。双休日是他们一家最快乐的日子,家里常常回荡着扎西尼玛那粗扩豪放的歌声。他唱着悠扬而热烈的青海民歌,以寄托对家乡的深深思念,那一望无际的草原、牛群、羊群、奶茶和富有民族特色的赛马节,多么美丽的家乡,多么可爱的家乡,怎能叫人不歌唱呢!此刻再喝上两三杯白酒、啤酒,平时话语不多的扎西尼玛,往往兴奋不已,手舞足蹈。这时他能滔滔不绝地给你讲出许多富有哲理和宗教奥义的语言。索朗白姆说,我常常被他所感染,陶醉在这种浓郁的家乡文化的氛围中。我是康巴女子,他是安多汉子,他唱青海民歌,我跳康巴弦子,有时候我们一起唱拉萨民歌,家庭里面常常洋溢着欢乐的气氛。

  一年前,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招聘空中乘务员时,正在北京燕莎商场实习的德钦央宗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报了名。经过初试、复试和最后一次测试之后,竟顺利地当上了空中小姐。索朗白姆说,德央在培训期间经历了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艰险。记得一次在培训时,教官要求大家从几层楼高的滑梯上滑下来,德央咬着牙冲下去之后,狠狠地摔在地上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,醒来时身边围着一大群人。培训结束后,德央也瘦了一大圈。她不无心痛地说着,充满对女儿的爱,在索朗白姆的心里,女儿是她的心头肉。是啊!对于女孩子来讲,空中小姐是个令人羡慕的职业,可是有谁知道这里面包含着多少鲜为人知的辛苦啊。她又说,德央每次回来,我总是给她煮一大壶酥油茶,做糌粑给她吃。因为德央从小就爱吃家乡的酥油和糌粑。我们藏族人认为,酥油茶既可以补充体力,又可以解除疲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平均每天播出30小时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